第41章 我三成,你五成,另外……

作品:《大宋主神王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五六文学] http://www.56wx.com 更新最快!

    感觉生无可恋的朱子龙,等到晚上九点多,当曹府管家提醒到宴会可以开始了。朱子龙下意识的松了口气,心想这下终于,可以结束毫无营养的谈话。然后开始吃饭了!

    丰盛的酒宴一摆上,大家边吃边聊,等到三杯酒下肚,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放开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曹草等几个年轻人,以前就与赵柽(朱子龙)相熟,只是刚才在长辈面前,他们不敢放肆,现在喝了酒后,一个个也都是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朱子龙有些奇怪,感觉他们放纵自己的也太安心了点吧?毕竟就算是在家里,可是自己也算半个客人,还有他们的父亲也在这呀?

    不过等到对面,岳父曹高几杯酒下肚,也变得手舞足蹈起来。朱子龙才明白,原来岳父大人的酒品也很差。

    这真是t的太醉人了!

    都说男人无酒不欢,男人中不喝酒的皆是少数,特别是在古代。酒桌上论英雄也是常有的事情,因为很多人际交情,很多生意和交流也都是酒桌上促成的。

    但是喝酒一时是爽了,喝醉了之后的酒品,可就千奇百态了!

    有人喝醉了,就要找人跟他聊天的,非拉着人跟他说话,简直变成了“话唠”!

    比如现在朱子龙左边的自费特工曹草,活脱脱另一个小曹高。幸好他没把自己当小间谍的事乱说,否则朱子龙分分钟感觉自己应该跑路算了。

    有人喝醉之后嚎啕大哭,像这种类型的就是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,压抑太久了,爱隐藏自己的感情,平常自我感觉受委屈比较多。

    朱子龙瞧了瞧右边哭成花脸的曹保(包),一阵无语。这货平时在在家不受待见,现在这种醉酒后的表现,可以理解!

    有人喝醉酒之后呼呼大睡,这种事比较理智的人,喝了酒也能控制好自己的言行,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,基本不用担心她会出什么乱子,还有就是可能平常比较累,急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比如说,朱子龙左中位的曹玉婷,嗯,也许以后可以试着独处一室时灌醉她,然后一尝禁果?

    毕竟双方再没有感情,也是夫妻嘛!

    有人喝醉酒之后,喜欢惹点小事打个小架,甚至在酒桌上一言不合就打起来,再不然就有那种喝醉酒打老婆型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就是性格比较暴躁,控制欲比较强,我行我素,自我控制能力差一些。

    比如说,现在朱子龙对面的曹仁,当真是超人呀,竟然在打骂下人和女佣人。

    这t的简直,就是群魔乱舞呀!

    不过,他们再怎么群魔乱舞。但是似乎中心思想,还是一致对外的。那就是,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向朱子龙敬酒,而且找的理由也很正当。让人无法轻易拒绝!

    什么,你晚来这么多天回门呀。我们曹家最漂亮的嫡女,让你给娶回家了呀。你长本事了呀,以后年轻一代,就指望你了呀。反正说什么的都有!

    朱子龙估计他们是不是接了什么任务,否则不可能行为如此一致。

    一开始朱子龙还是对他们敬的酒,一饮而尽,给足了面子。但是到后来,实在是吃不消了,而且也看出来了。有的人可能是好心,有的人则完全是恶意灌酒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岳父曹高,也并不阻挠。要说没什么猫腻,打死朱子龙也不信。

    所以,已经有五分醉意了的朱子龙。只能是开挂了,一边用不熟练的内力化解酒劲,一边将自己的胃部连接主神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,接下来曹家人敬的酒,基本上全给朱子龙给移花接木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敬酒的人,不管怎么样自己在敬酒的时候,也要喝一点的。一来二去,很快所有人都脸色潮红。年轻一辈的曹家人看朱子龙的眼神,完全不对了。

    心想,你都喝了那么多酒了。怎么还只是小醉?我们都看人出双影了,唉呀,不行了。

    见鬼了,头好晕!

    不一会,曹家小辈们一个个都趴桌子底下去了。醉的晕天晕地的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就连岳父曹高也是醉的很厉害,开始头脑不清醒了。“呃~兄……兄弟,酒量不错吗,你还是第一个能把我们一家都给灌倒的人!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是醉的连人都不认识了,开始和女婿称兄道弟了。

    朱子龙喝的酒最多,他如果再不醉,就让那些围观的下人们要当妖怪看了。于是,干脆的朱子龙也顺其自然的装醉了。和岳父曹高勾肩搭背起来!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~,大哥你的酒量也不错,只是今天这酒的度数太低,没有红星二锅头爽呀。喝起来实在不过瘾,改天小弟有空搞一些烈酒来,再与大哥喝上一场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来,来,来,兄弟。给你看这个,合约在此。本来我是准备了两份不一样的,一份是正常买卖,你出货和秘方,我们曹家负责售卖,将来不管生意做的多大,得保证只少开封几地我们曹家的专营权。”

    “那另一选择呢?”朱子龙做为现代人,没有被短期的巨利冲昏头脑,特别是一开始就要交了同详细秘方的时候。于是,顺藤摸瓜的而是问出了第二种,对方不曾喝醉,不会轻易拿出来说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种就是,知道各自的底线之后。我曹家出资占股,果酒、猪油,香皂等等货物,还有一些其它原料的购置也都由曹家来出,你只管出技术。”

    朱子龙一怔,下意识问道:“那份子怎么分?谁占大头,谁占小头?比例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曹家出全资,您一成,剩下的是我们的。”这一刻,也不知道曹高是假醉,还是真醉,出口就是吃的太狠,直接把朱子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代风投,也没这样的剥削制度呀。别忘记这是在和皇子合作,可能会牵扯进些许政治因素哟!

    想到这,朱子龙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岳父。大手一挥道:“不行,我以技术入股,分子要三成。曹家出全资,占五成!”

    曹高眉头一皱,反问道:“你自己不出钱、不出力就独占三成份子?另外,扣除三成不是还有七成吗?为什么曹家只占五成,另外两成给谁?”

    朱子龙扯嘴一笑,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,悄悄贴近曹高说道:“这么大的卖买,多少人以后会眼红。我们不可能一直能保秘吃独食下去的。当今官家和那些文臣们是什么德性,岳父大人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刺!

    曹高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,很惊讶的看向了朱子龙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