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请继续夸奖我们吧!

作品:《大宋主神王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五六文学] http://www.56wx.com 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朱子龙并不认为,此时此刻自己对宋江等所谓的梁山好汉起了杀心,是什么没良知,助纡为恶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些所谓的好汉,真的是好汉吗?

    呵呵,真相总是残酷无情的。

    在朱子龙看来,除了像林冲这样,极少数真正的是给恶人逼上梁山的好汉外。其它梁山上的所谓好汉,都是冒牌的假货。

    甚至于说他们是一群罪孽深重的杀人犯,人渣,也一点不过份。

    花和尚鲁智深,在梁山好汉中位居第位,姓鲁名达,出家后法名智深。拳打镇关西,帮助金老汉父母脱离镇关西的掌控,并赐予银两。大闹野猪林只为救刚刚结拜的兄弟林冲!

    这些都体现出鲁智深的仗义疏财、侠义之心、爱憎分明、扶危济困、嫉恶如仇的性格。恐怕鲁智深都不知道自己是梁山第一好人!

    入云龙公孙胜,面对腐败黑暗的朝廷,与晁盖一起截取生辰纲,劫富济贫。看透宋江的虚伪,而离开梁山,跟随师傅罗真人修行。得善终而后!

    美髯公朱仝,梁山排名第位,绰号美髯公。在宋江和吴用的计谋下,失却沧州府小衙内,被逼迫得走上梁山。

    他是让宋江等人设计害上梁山的,最终官至太平军节度使,也是宋江,吴用等人做梦都想要的结局。

    还有林冲,这个就更简单了,人人皆知他上梁山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至于其它所谓的梁山好汉,挂着替天行道的杏黄旗,但所做之事,时常欺凌弱小、滥杀无辜,坑害人命!

    比如说,宋江为了攻打大名府的时候,放大队人马进城,喽啰兵不分贤愚好坏,纵火烧城,杀掠百姓,劫掠钱银。

    铁臂膊蔡福看不下去,便于央求小旋风柴进搭救百姓,等到柴进找到军师吴用,下令封刀止杀的时候,大名府半个城池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被杀的平民中,有官兵的家属,更有无辜的百姓。梁中书带领残兵回到大名府时发现,家小十有八九被杀,民间百姓无辜被害者也有五千多人,伤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观月赏灯的无辜百姓突遭大难,如果不是刽子手兼节级的蔡福良心未泯,恐怕北京大名府早就被攻城的梁山军兵烧成一片白地,什么顺天护民都是幌子。

    身为山寨之主,如果宋江想要保境安民,大可在进城前约束军纪,但宋江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一是为了让卢俊义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二是扩大影响,让朝廷重视,以便日后招安。

    毕竟宋江等人认为,如果没闹出大动静,道君皇帝和朝廷高官很难对他们引起足够的重视。结果就是无辜百姓遭殃受害,非死即伤。自称好汉,所做之事却和强盗无异,可见宋江吴用二人品行如何。

    其它类似的杀人放火之事,还有十几件。为此死伤的大宋无辜老百姓,只少高达数万人!

    在朱子龙看来,梁山上没有英雄,只有强盗,没有兄弟,只有利益,没有理想,只有将就。当然也没有什么好汉,更多的是一群土逼土老帽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定义?

    因为,真正替天行道的人,真正内心有价值观,内心装着伟大梦想的人,是不会打着旗号,然后坑蒙拐骗、烧杀抢掠的。你看后世的红军和八路军,会像他们这样,乱杀无辜吗?

    就连他们打的劫富济贫的口号,烧杀抢掠后,最终也没有回馈任何一个老百姓,那怕是亲戚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,造反,然后自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。简直就像是人体内的癌细胞!

    如果放在世纪的现代,他们几乎就是美帝和中国,以及还有俄罗斯等国家,要天天严打的反人(类)基地组成员。

    不能说他们兄弟之间,讲一些所谓的虚假的义气,就可以无视他们个个都是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,这么一个残酷的真相。

    就像现代社会也有黑会,也有混混,你会认为他们讲义气。结果杀了人,还乱杀无辜,然后对法官说。请放过他们,他们是好汉,他们是好人吗?

    朱子龙相信,除了极少数脑残圣母婊之外。但凡只要是一个正常人,都不会同情他们。甚至于,狠不得他们一个个早点死!

    所以,这会儿,朱子龙对梁山上的好汉,起了杀心,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!

    -

    “衙内,衙内,可安好。陆谦来也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已经差不多搞定了现场之时,富安带着陆谦和一批禁军士兵,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朱子龙无语的冒白眼,都说每次犯罪现场,来的最晚的都会是警察。可是在这一次的事件中,人家宋朝警员,也就是衙役们来的飞快,还为此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反观所谓的禁军和高手,也就是正规军,贼人都t的死光了,才刚到。这要不是朱子龙来了个王者荣耀连杀,超神发挥。外加衙役们帮忙,这会儿换个画面,估计高衙内和自己等人,坟头草都得一米高了!

    想到这,朱子龙就是冷哼一声,他也不开地图炮,只把发难点对准了陆谦。

    看着高衙内,悄悄说道:“好一个虞侯大人,来的早,不如来的巧,当真一点也不把我们的安危放在心上。只怕再晚上一刻,正好来帮我等收尸的吧……?”

    随着朱子龙和高衙内的悄悄话一出,原本看到陆谦到来面有喜色的高衙内,立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想了想,目光中看向陆谦的神色再也没有任何喜色,反倒是闪出一股阴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向朱子龙轻轻回道:“二郎放心,这等无能草包,而且还暗中窝藏祸心之人。只等我回去,立刻就向爹爹明说。从此不再予之重用,找个时间和由头让他卷铺盖儿走人。若是还有反意的话,直接刺配了充军!”

    朱子龙不语,只是用一种我很看好你哟,这种眼神看向了高衙内。

    古语有云,伴君如伴虎。

    朱子龙尽管不是皇帝,但是王爷也是半只老虎,要对付一只猫,自然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算是为收服林冲这么个人才,铺下了先手。

    富安不但带来了援军,也带来了大夫,当下朱子龙就让大夫们立刻为受伤的衙役们,以及李三娘进行真正的整治。

    很快,妙春奄内外,里里外外都让禁军包围了起来。那群给绑了的学子们,也给松了绑护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清照也要返家,不过临走前,却是来到了朱子龙和高衙内面前。

    “衙内和王爷看似语言粗鄙,举止轻佻。然则不经意间的行为皆是大丈夫所为。纨绔轻浮是假,只粗不俗,不纠结于细节之人或略疏于文采,却长于大气,果为粗中有细的藏搓英雄是也。不知清照此论,入得耳否?评价还恰当吗?”

    随着李清照临别前的此言一出,高衙内脸上全是愣比的表情。而朱子龙却是眉头紧锁!

    好厉害的小妞,观察如微,嗯,请继续夸奖我们吧,不要停,是的,千万不要停!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