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“王爷小心!”

作品:《大宋主神王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五六文学] http://www.56wx.com 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恭喜权限试练者,杀死准梁山地恶星焦挺,提前修改其人生历史轨迹。获的五十点系统积分!请再接再厉,继续发扬!”

    窝擦!这也行?

    这一刻,朱子龙目瞪口呆。然而,这并不是结束,而仅仅是开始。

    “叮!恭喜试炼者得到五十点经验,系统等级提升为二级。经验值,还差点经验提升为系统等级三级!”

    “试炼者(朱子龙),目前人物附加强化属性。”

    “力量:(+),(内力)

    敏捷:(+)

    体质:(+)

    智力:(+,傻五渣!)

    感知:(+)

    意志:(+)

    技能:日语:级(a那个v电影自学成才的),数学:级(体育老师教的)。

    汉语:级,英语:级(同样还是a那个v电影自学成才的),金融:级,计算机:级,舞蹈:级,绘画:级。

    游戏:级(王者荣耀,专业送一血),谈判:级(若和异性谈判,此技能熟练为),交际:级,厨艺:级(单身狗必备技能),驾驶:级,徒手搏斗:(+)级,战五渣技巧。

    特殊技能:撸管级(专业单身狗二十多年。)

    迷之感知术:初级。

    射击命中率:级大师级,(打飞机练出来的。)

    王者荣耀,万年青铜级。

    岳飞内功心法:初级!

    隐藏技能若干,(太弱,不提也罢。)

    朱子龙:“……囧!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系统提示太坑爹,以至于朱子龙完全陷入了发愣中。

    突然,现实中朱子龙猛地听见一声女人的娇喝,在耳边响起:“王爷小心!”

    再看时,一道亮丽的芳华己然挡在朱子龙面前,紧接着一道血光闪起。

    豆腐西施李三娘倒在了朱子龙的怀里,竞是有一贼人装死,突然扔出暗器发难。

    所选目标亦然就是朱子龙……

    刚刚从房间里面出来的豆腐西施,第一个发现情况,跨步上前帮朱子龙挡下了这一镖。

    这类似电视剧狗血式的情节,朱子龙曾几何时,以为只会在小说和电影里面出现,没想到现在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李三娘,三娘……三娘,你伤在哪里,可有事?镖上可有毒?”朱子龙火急火燎的,急急问道。内心中有谋种不纯洁的期盼!

    然而,很不幸,豆腐西施李三娘受伤的地方,仅不是大腿内侧,也不是胸前,只是肩膀而已。

    “快叫大夫过来,这里有人受伤了,三娘你坚持住。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,本王必不会弃你而不顾的!”朱子龙做为现代人,头脑里转了一圈,很快就想好了新台词。

    受伤地方不对没关系,男女授受不亲,自己都把李三娘上下都抱了个够,还摸了个够。

    一次怎么够?滴水之恩,自当涌泉相报,还是找个理由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,把她整个人都拿下收入后宫,不是更化算?

    好吧,单身狗一但撞见绝世美女,从此节操是路人,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只可惜现场似乎并没有谁来回应,朱子龙要找大夫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见,一名未曾受伤的衙役喘着气,软倒在地上,向朱子龙苦笑着回答道:“王爷,这群山之中的,哪里找的到医生啊?我等出发时救驾要紧,来的丛忙,也不曾做这般准备!”

    面对这些衙役们的回答,朱子龙也不好发什么火,那怕是高衙内本来想骂人,但是一看这些人的惨态。而且,人家跑过来,也最终还是为救下自己等人立下过功的。最终也是没有多说什么!

    现场多名衙役浑身是血,看起来鲜血淋漓,很有点触目惊心的感觉。更有多人因公殉职!

    朱子龙扫视四周,看见李清照正在上前帮这些人包扎伤口,在有限的条件下做的还有模有样的。连朱子龙怀里的李三娘肩膀上的伤口,也是她处理的。看来,李清照还稍微懂一些医术!

    边上一名公差都头,跑过来向朱子龙和高衙内汇报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几名只是轻伤的衙役们,竞然大有收获。在院外后门一个草丛中,找到了拐子贼人们绑在这里的马匹,以及马儿上面的包袱。

    因为,同去的还有高衙内的手下,因而这笔收获并无人贪墨了,直接送到了朱子龙和高衙内的面前。

    高衙内不等打开包袱,只看那十几匹高头大马,当下就是一击掌,赞道:“哎呀,真是上等的好马儿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高衙内没见过世面,而是在大宋朝,因为失去了所有养马的牧场,故此马这个东西在中原极其稀罕。就跟后世的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,街道上别说小汽车了,就连摩托车都没几辆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新党变法提出《保马法》后,普通老百姓连拥有拉车驽马的资格都失去了。按规定:有马的人家必须把马匹保持的膘肥体壮,再无私奉献给那些为了国家安全为了民族大业。简直就是坑爹!

    因而,就算大宋朝仅有的全国十几万匹马儿,也是极品者堪少。

    像这十几匹马儿,一看就是马中极品,放在马市上简直就是有价无市的极品货色。就像豪车和摩托车的区别!

    高衙内却是识货,围着这十几匹马儿转了一圈,又道:“细细品来,当是秦川马,而且正是壮年期。往少里说,大约也要七八百贯的价格。撞见中意的主或者黑市上,怎么的也要个一千五百贯左右的价钱。这里十几匹,就是二三万贯的本金儿!”

    朱子龙在边上接口道:“衙内,我等此番获救,多亏了这些个公差及时到来。数位衙役儿咽了气,另有多位流血过多,怕也是活不成了,还有那些个儿,你看,那,那,那,他们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十几处,一年半年恐怕应不成差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衙内显然也是过来人,再说了高家人最懂的知恩图报,尽管大多数都是报的歪理之恩,但也是恩怨分明之人。

    当下明白了朱子龙的潜台词,这是在讲,若有贼人好处入账,当分一半给这些公差们,莫要寒了下人的心。

    我们吃肉,也要给下面的人喝点心灵鸡汤嘛!

    想到这,高衙内当场点了点头,表示贼人之物,在场的皆数按比例平份。

    众衙役们当场大喜,看向高衙内和朱子龙的表情,满是感激。特别是看向朱子龙的表情,更上一层楼!

    一场打斗下来,衙役们伤亡了多人……虽然宋代官员的抚恤很高,但谁会跟钱过意不去?

    有外块,有安家费,不要才是傻子!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